首页 >> 正文

蒙古学学院“阿拉坦策吉”学术系列讲座之七 ——蒙古语方音的 IPA 注音问题

2016-04-15


 2016年4月15日下午4:00,蒙古学学院“阿拉坦策吉”学术系列讲座之第六讲在蒙学楼二号会议室进行,此次讲座由蒙古学学院图雅教授主讲,题目为 “蒙古语方音的 IPA 注音问题”。蒙学院部分教师、研究生听取讲座。

讲座中图雅教授认为国际音标是语言研究的基本工具。随着国际音标的应用日益广泛,以及蒙古语标准音及方言土语语料库的建设,迫切需要学界关注方音的语音学记录与描写,并建立蒙古语国际音标音的使用规范与标准。因此,她主要围绕《蒙古语方言学》教材的语音注音问题,提出了以下看法。⑴ 方言土语的语音对比研究需要语音的准确记录 ;⑵ 语音学层面上的细致描写即音位变体的严式记音是音位归纳的基础; ⑶元音的动态与静态分布。

图雅教授在讲座中动用了详实的资料,阐明了自己的观点。⑴ 据观察,在蒙古语方言土语的语音标记中有些辅音的音质区别被记音符号所掩盖。例如, 标记为[ ʧ ],[ ʧʰ ],[ ʃ ](或[ ʤ ],[ ʧ ],[ ʃ ])的塞擦音和擦音的发音特点在蒙古语方言土语里是 有区别的,科尔沁土语部分地区以及鄂尔多斯土语的这几个辅音与察哈尔土语的是有些不同 (一定的语音环境中)。哈斯其木格(2013:73)中通过动态腭位图观察和描写[ ʧ ][ ʧʰ ]等辅 音时指出“对于这两个塞擦音来讲,龈脊后部位的阻塞性接触是必不可少的生理特点之外, 舌面与硬腭之间的大面积接触(后区 C4 列上的接触)也是必要的特点”。由此看来,对于标 准音的基础察哈尔土语的 / ʧ /,/ ʧʰ /,/ ʃ /来讲,舌叶牵舌前往硬腭接触或靠近很重要,所以用硬腭辅音符号[ʨ][ ʨʰ][ ɕ]来标记更为准确一些。再看科尔沁土语部分地区以及鄂尔多斯土语 的/ ʧ /,/ ʧʰ /,/ ʃ /,通过听辨可以知道内部存在不同变体:

/ ʧ /=[ ʧ ],[ ʨ ](/ i // ɛ /等前元音前) /ʧʰ/=[ ʧʰ ],[ʨʰ(/i// ɛ /等前元音前;科尔沁为[ɕ]) / ʃ/=[ ʃ ],[ɕ](/ i // ɛ/等前元音前)